牟其中:等我出狱 十年内就会重建一套商业体系

2015-09-28 21:35:01

  你很难把牟其中和一个75岁的老者联系在一起,某种英雄气质似乎还在指引着他。牟其中穿着灰褐色的囚服,相比之前照片上的他,已经消瘦了许多。他曾经标志性的大背头早已经不在,饱满的额头更显突出,他的板寸短发已是苍白

  9月24日早晨,江城武汉气

  温22度,这个城市难得舒适的时光。

  临近中秋,大批家属赶赴湖北洪山监狱,参加进监帮教活动,关山大道一如既往的拥堵,以至于有外地家属迟到了会面时间。经过数天的庭审,夏宗伟已是疲乏之极,她无意于赶赴此次的帮教活动,她更着急的是,尽快能将22日开庭的情况向牟其中沟通。

  与在这里服刑的800多名犯人相比,牟其中已经在这所监狱里等待了太长时间。从1999年1月7日被捕至今,墙外的世界已经发生了巨大了变化,那一年前后创立的 阿里巴巴、腾讯、 百度等公司,如今已经发展成互联网行业巨头,深刻并持续影响着中国。

  身在狱中的牟其中清晰的知晓外界的变化,他每天阅读着订阅的十余份报纸杂志,把重要的消息剪下来,而且还持续不断进行写作,阐述他的商业理念。前天晚上,他在新闻联播中看到了中国企业家跟随政要访美的消息,但令他兴奋的不是这个,而是关于深化经济改革方面的消息。夏宗伟见到牟其中,牟其中就开始兴奋的讲述自己在新闻中的发现。

  夏宗伟有些厌倦了,她更想跟牟其中说说刚刚结束的案子开庭情况。在这之前的22日,在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夏宗伟作为南德集团的代理人坐在了“原审被告”席上,代理律师是人民大学法学院的副院长龙翼飞。被申诉方是 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湖北省分行、湖北省轻工业品进出口公司,而申诉方则是 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行(原中国交通银行贵阳分行)。

  1999年11月1日,在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审判庭上,牟其中当庭说,“那些证据是假的。”据说当年旁听席上坐满了500名旁听者。2000年5月30日的公开宣判,成了牟其中最后一次在公众面前的亮相。南德集团及牟其中这16年间,夏宗伟作为南德集团及牟其中的代理人,一直奔走申诉,“以前我们一直要求重审,18年了(民事审理自1997年8月18日第一次开庭),现在我们要求尽快结案(民事再审),希望尽快审理查清事实真相。”16年之后,牟其中没有站在湖北高院的民事法庭上,他委托代理人夏宗伟宣读了一份“最后陈述”。

  在这份陈述中,牟其中直接喊出“南德的名义被盗用了”。“审理清楚湖北中行信用证垫款及担保纠纷的关键是抓住一个关键的时间点:即1996年元旦——大量证据证明,在此之前南德集团的名义已被盗用了;在此之后,南德被挟持了。因此,信用证担保纠纷是审理清楚南德是否向贵阳交行申请过担保的问题,还是南德的名义被盗用了的问题。”

  这个飞速变化的时代,没有多少人再关心这起南德牟其中案件的尾声,人们更多关注的是当下时代的弄潮儿。庭上的夏宗伟,只有前南德集团办公厅主任刘建和和一位老者(南德多年的友人)坐在旁听席上陪同。其余各方人员寥寥。这位极具争议的风云人物已经在中国商业版图上消失了十六年,即便他充满自信:他即将归来。

  “我现在致力于将系统完善起来,从政治经济学理论,到经济学操作,到企业管理这一套东西。”牟其中说他现在早已经不在乎钱了,而是要建立自己的一套商业体系。“因为爱国,而不是发财促使我走上了企业家的道路。”牟其中曾对《中国企业家》杂志表示。在他的描述中,因文革入狱的他第一次出狱时,是1980年元月2日,去四川万县监狱释放他的中央办公厅组,传达了胡耀邦的批示:“希望四川那几个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年青人,在新长征中再立新功。”牟其中说,“当场我表示辞去公职,充当中国经济体制改革试验田。43天后,我建立起了改革开放后第一家形态完善的私人股份制企业。”

  “人为什么活着?其实我十六七岁就开始思考了。”促使他思考的是当时他读了一本《马克思的青年时代》,“当时马克思就提出了什么是幸福?中央电视台天天问你幸福吗这种傻瓜问题。幸福是一种过程和体验。在这个过程中,你最终体验你追求的目的,就是你究竟能做什么?”

  在上世纪80年代,跳高运动员朱建华先后打破亚洲记录和世界记录,这是当年牟其中反复援引的例子。今年8月份,苏炳添闯进世锦赛百米飞人大战,牟其中把这些联系起来,“这些说明什么呢?我们这个民族是能打赢的。所以我出去以后,十年之内就会重建一套体系。理论写的再好,还是要实践检验。与那些经济学家理论家不一样,我自己发现了一套理论,我还可以自己做出来证明出来。”

  “我有意训练自己的反应速度。”牟其中跟夏宗伟说,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得意,探视时每当旁边有人经过,他都迅速的发现。在这十多年时间里,他没有丝毫放松对自己的体育锻炼,以至于监狱里他这个岁数的人很难有他的精气神,他没有被打败,不自由的沮丧似乎也没有太多地影响过他。

  你很难把牟其中和一个75岁的老者联系在一起,某种英雄气质似乎还在指引着他。牟其中穿着灰褐色的囚服,相比之前照片上的他,已经消瘦了许多。他曾经标志性的大背头早已经不在,饱满的额头更显突出,他的板寸短发已是苍白。

  透过隔离的铁丝网,夏宗伟能看到牟其中脸上泛起的红润色泽。说起话来仍是中气十足,讲到兴奋处,眼神透着某种光亮,并且伴随着手势。因为年龄的原因,他不需要和别的犯人一样劳动,所以他的双手看上去丝毫不显粗糙。

  如今, 微博上还流传着他当年的狂想,比如要在喜马拉雅山上炸出个口子,让印度洋暖湿气流北上湿润中国干燥的大西北,根本改变气候。今年6月份,微博上流传开“牟其中出狱”的消息,没有多少人记得牟其中现在的样子,始作俑者还配发了一张酷似牟其中的照片,引得网友纷纷转载,以至于夏宗伟不得不出面辟谣。

  探视结束的时候,牟其中起身往回走。他走路稍微有些左右摇摆,但速度并不慢。除了深陷的眼袋和松弛的皮肤皱纹,他没有显现出任何疲态。这种气定神闲的自信与滔滔不绝的口才似乎与生俱来,与曾经风光一时的牟其中并无二致。

  南德集团法定代表人牟其中的最后陈述:

  经过代理人在庭前会议之后与我的三次交流,现在我委托代理人代我做本庭的最后陈述:

  一、审理清楚湖北中行信用证垫款及担保纠纷的关键是审理清楚南德集团是否向贵阳交行申请过担保?庭审会议上出现的大量证据已证明,南德非但没有向贵阳交行申请过担保,而是千方百计地极力阻止贵阳交行为南德集团担保。

  二、审理清楚湖北中行信用证垫款及担保纠纷的关键是抓住一个关键的时间点:即1996年元旦——大量证据证明,在此之前南德集团的名义已被盗用了;在此之后,南德被挟持了。因此,信用证担保纠纷是审理清楚南德是否向贵阳交行申请过担保的问题,还是南德的名义被盗用了的问题。

  三、审理清楚本案的关键是充分了解《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信用证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六条中反映出来的立法意图,即即使在开证行接受“不符点”的条件下,担保行也应该履行担保责任。

  这一安排,反映出了最高人民法院的高度智慧,就如抽丝剥茧一样,首先必须找到丝头,抓住丝头,只要抓住了丝头,整个一团乱麻的丝卷就可以分丝条缕地成为丝线了。只要贵阳交行依照《规定》第十六条履行了担保责任,剩下来的本案四方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也就一目了然了。

  南德集团法定代表人:牟其中

  于湖北省洪山监狱

  2015年9月21日

 

 

推荐阅读+更多
热点产品+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