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S偷袭,她们冲上抗击一线

2015-08-28 16:18:16

  5月27日晚上10点,广东省惠州市疾控中心一个紧急电话打到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有一名来自韩国的中东呼吸综合征感染者进入惠州,请医院做好收治准备。5月28日凌晨2点,我国首例输入性MERS患者被收进该院ICU病房。从这一刻起,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的护士们冲上了抗击MERS的最前线。

同事在协助准备进入ICU的李春梅穿防护服 护士在病房护理韩国患者

  护士们踊跃报名,让护理部难以抉择派谁去,谁先去。于是,只好以抽签形式,组建起第一梯队、第二梯队和第三梯队,为这场战役储备了足够的护理队伍。

  MERS患者的收治消息一出,ICU全科40名护士纷纷请战,成为第一批护理梯队成员。还有护士主动取消休息,要求参与MERS患者的护理。

  “亲爱的家人,你们一定要好好的,让我没有后顾之忧。”一条条简短的信息,成了她们走向战场前对家人的道别。

  ICU里面众志成城,ICU外面也全力以赴。当得知ICU护士排班人手不足时,全院护士都踊跃报名,申请参战:“主任,如有需要,可以调我去ICU上班。”“主任,需要我可随叫随到。”请战信息一时让护理部主任的手机几乎爆机。有些科室的护士还集体请愿,要求前往ICU第一线增援。

  这种争先恐后的场面,让护理部难以抉择派谁去,谁先去。于是,只好以抽签形式,组建起第一梯队、第二梯队和第三梯队,为这场战役储备了足够的后备队伍。

  黄淑萍是ICU的护士长。5月27日当晚11点多,她一接到电话便马上赶往医院,按照应急预案紧张地检查准备防护物品,调配人员,对护士进行战前防护培训,并调出负压病房,进行全面消毒,以最快的速度将所有工作准备就绪。这一夜,她一宿未合眼。

  护士李春梅是一位83年出生的年轻妈妈。表面看上去文弱的她,却已有5年的传染科护理经验和两年多的ICU护理工作经验。当得知自己被选为第一班护理韩国MERS患者的护士时,她二话没说,一如平时护理其他患者一样,轻松熟练地准备好治疗单和护理物品,穿好防护服,走进了MERS病房。

  “90后”卓斯,去年7月毕业。由于业务能力强,很快便从同一批护士中脱颖而出,被分派到ICU重症病房当护士。她听说科室收治了一位韩国MERS患者,便主动请缨去护理这位患者。考虑到她年轻,经验不足,科室没有马上安排她上去。直到5月30日,她终于等到了进MERS病房的机会。

  走进病房的那一刻,卓斯一眼就看到一位双目无神、表情有点抑郁的患者躺卧在病床上,两眼直直地盯着自己。她只想让患者接受自己,配合治疗,便试着用平时看韩剧时学会的一些简单韩语叫了一声“朋友”,然后走上前去,对患者说:“我们做朋友吧,我叫卓斯。”这时,她发现患者的表情有了微妙的变化,几秒钟后,她听见患者说:“我叫金鹏锅。”那一刻,卓斯高兴极了。于是,她又分别在自己和患者的手机上下载了一个实时翻译软件,通过软件的帮助,她和患者有了更多的交流。

  呼吸让防护眼镜模糊了,她只能硬着头皮靠着仅有的模糊视线,用手指凭经验触摸到血管,进针,当看到和试管不同颜色的东西流了出来,她知道抽血成功了。

  在MERS病房,护士要零距离接触患者,每时每刻都会接触到患者的体液、分泌物,这对护士的防护要求极高。护士每次进入病房都必须里面穿隔离衣,外面套防护服,戴上N95口罩,再套上防护面罩。穿上这套防护服,身体会变得笨拙,进行操作时非常吃力,而且衣服透气性差,时间一长会使人有闷热感,感觉呼吸不畅,往往半个小时下来,就会汗流浃背,全身湿透,有时还会出现虚脱感。尤其是穿上防护服后,既无法上厕所,也不能喝水,一憋就是4个小时,因此从接班前两三个小时开始,护士们就要禁水、禁食。

   卓斯说,在第一次给韩国患者抽血的时候,她戴了四层手套,厚厚的头罩下,只留下一块透明防护眼镜可以看见患者。呼吸让防护眼镜模糊了,她只能硬着头皮靠着仅有的模糊视线,用手指凭经验触摸到血管,进针,当看到和试管不同颜色的东西流了出来,她知道抽血成功了。整个过程她的心一直吊在嗓子眼,生怕出错,发生感染。当她抽完血,抬起头一看四周,却是一片模糊,连门也辨不清在哪里。“那一刻我很怕,有一种深深的恐惧爬上心头,我都快哭了。”她说。

  李春梅坦言,在刚走进缓冲间那道隔离门的一刹那,她心里也曾有过害怕,头皮曾一阵发麻。但一踏进这道门,心里反倒平静下来,“我当时就想,医院安排我打头阵,是对我的信任和考验,我曾护理过H7N9患者和H1N1患者,让我首当其冲,理所当然”。

  由于语言不通,李春梅第一次接触患者时,只能靠手势与患者交流。可手势难以表达明白,此后,李春梅便将交流中常用的词语写下来,找人标注好韩文,和患者互相指着纸上的词语进行交流,沟通开始顺畅了。

  老公亲自为她把头发剪短,说这样干净利索,便于工作与清洗。SARS时期,也是老公帮她剪的头发。

  庄穗香是感染科副主任护师。5月28日晚上,她正好和全家人在外面吃饭,突然接到电话,要她赶回医院接受任务。她第一感觉就知道有“大事”了,接完电话,她看看丈夫和孩子,短暂的眼神沟通后,起身就走了。她的丈夫曾经陪她一起度过了抗击SARS的日子。她孩子在读医学院,也正在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见习。他们知道这个电话的分量,因而非常理解庄穗香此刻匆匆离去。

  一到医院,果然如她所料,医院安排她进驻ICU负责防护培训和院感工作。她知道肩上担子的重量,工作稍有差错,便会带来不可估量的后果。她来不及再回家和家人交待,只打了一个电话回去,要丈夫给她送来换洗衣服和生活用品,她要住下来,与其他人一道,坚守在抗击MERS的第一线。

  第二天,她老公来了,送来了衣服和日用品,带来了她最爱吃的食品,煲好了她中意喝的靓汤。等她吃完饭后,老公亲自为她把头发剪短,说这样干净利索,便于工作,有利清洗。她说,SARS时期,也是老公帮她剪的头发。

  有了家人的支持,庄穗香很快进入了角色。她每天都呆在病房,开会、培训、指导,制订流程、监督执行,接受各级专家的检查,发现问题,及时解决、纠正。从接受任务后,就没有好好地休息过,虽然很累,但是她觉得心不累,因为有一班可爱的同事同心同德,有家人的理解和支持。(来源:健康报2015年6月8日第七版)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更多
热点产品+更多